禾中火

Very very very……

我是冲着主演来的。
两位主演,我分别看过他们的如下作品:
休· 格兰特(Hugh  Grant)——《莫里斯》
本· 威士肖(Ben Whishaw)——《故园风雨后》《云图》

所以抱着看磕磕巴巴同性情感问题的心态点开这部剧的我,看完了三集之后后知后觉……敢情这就是是个喜剧?

扯回来。

片中老奸巨猾的杰瑞米有句口头禅,“Very very very very……”,相信听过的人很难不被洗脑,而这句子正代表了这部剧给我的印象——动,一刻不停。

片头片名的显示、片中交代时间地点的字幕通通都是滚动出现,且速度颇快;

首集中杰瑞米用小提琴炫技时说了句“Faster!”,依我看正是本片出现的曲目的一个总括,多数曲目节奏紧凑,配合一众演员倒豆子般的台词,对听觉造成了一种有趣的“压迫”,或者说,刺激——让你不得不集中精神(听他们互怼);

剧情也走利落路线,说起来极简单,政客和他秘密的同性情人,一方拼命遮掩力求抹去一切证据,一方口无遮拦似乎只求拿到自己那张社保卡。这其实有点像Tom and Jerry,明明看上去志得意满的政客偏偏解决不了他的这块心病,而看似软弱的诺曼却总是能凭借自身的反差式的精明和来自上天的戏剧性的偶然化险为夷。一回合又一回合,每次都是以为万事大吉结果一波又起,只好各自振作再做厮杀。有点荒谬,正如片中一再提醒观众的“本片根据真实故事改编”——正如生活。

不甚了解英国的社保制度,因此也不知道那张社保卡到底意味着什么,还是说,这只是一个英国式的冷笑话吗?

诺曼对杰瑞米有真情吗(毕竟本老师世界珍宝,看谁都像一往情深)?

……

问题还有许多。

不过既然是喜剧,就这么糊涂着也未尝不可。

最后,关爱生命,请保存好您的社保卡,Thank you very very very very much!!

封建迷信

沐橙,今天我这头一直疼,是不是你哥嫌我给你过生日过得冷清简单了,昨天晚上摸我头来着?

图书馆。旧物。

我发誓善待弱者
我发誓勇敢地对抗残暴
我发誓抗击一切错误
我发誓为手无寸铁的人战斗
我发誓帮助任何向我求助的人
我发誓不伤害任何妇人
我发誓帮助我的兄弟骑士
我发誓真诚地对待我的朋友
我发誓将对所爱至死不渝

——《骑士宣言》

敬亚瑟·潘德拉贡

The Once And Future King

突然觉得那首由于甄嬛而妇孺皆知的《春日宴》真是再质朴不过,近于《子夜歌》乃至诗三百。
就像突然觉得“今夜月色真美”其实是很直白的了,毕竟有多少人能心大到在街上随便抓个人就跟人家谈天上的月亮啊。

“自称天使和通灵者的我
——我落到地面上来了,
拥抱粗砺的现实!”

                           ——兰波

为了汤姆·希林去看了《我们的父辈》。
之前慕颜而去看了《希特勒的男孩》。

希林小天使真的就是那种“敏感到五感混淆”的气质啊,像李贺,像兰波。这样的一个小天使果然难逃便当的宿命——敏感是消耗品。
而在这两部作品共有的二战背景下,不能不感慨,倘若生在一个更宽和的时代,是不是就可以好好活一辈子。

ps.两部作品中,希林所扮演的角色都不受父亲喜爱,《希特勒的男孩》中,当军官的父亲明显欣赏好友弗莱德里希,而《我们的父辈》中,父亲则偏爱哥哥。我可否猜测这也是角色极度敏感之性格的成因?

死生亦大矣

去看了《二十二》。
我是像迅翁一样,不惮以最大恶意揣度人们(包括我自己)的。所以,不妨直言,看这部电影之前,人们会出现的各种反应我觉得都不难预见。然而,真正坐在电影院里,还是免不了些微心寒,虽然是“些微”,虽然已有预见。
我知道很多人未必是怀着多么“端正”的态度走进电影院,但坐在电影院里,我还是忍不住感谢所有走进这部电影放映厅的观众。“人可以为骨气去死,却不能靠它活着”,这部影片最后能呈现在大家面前,资本不可或缺——最后还是靠观众“老爷”买账。纵然这些人里,有的心不在焉悄悄话不断,有的忘记把手机调成静音,有的在电影院正片播完(还没放片尾)亮起灯的瞬间拎包走人……我得说,谢谢你们,虽然在这件事上我不能尊敬你们。

二十二。
八。
岂容青史尽成灰。
然而传统的一次次剖开伤口的控诉不过是旁观者一日诸多刺激中的一种,或许还是不怎么方便提及、炫耀从而扩散的那种。我是很惭愧的,为老人们的进退维谷,为老人们不得不面对的镜头。我是透过镜头看到这些老人的,以至于我时常忘记了镜头的存在,以为自己是在用自己的眼睛去看。突然,镜头中出现了另外的镜头——其他的媒体也是要拍摄的——反感和惭愧油然而生。我们有什么权利要求老人们作为那段岁月的“遗物”负起被展览的责任呢?很矛盾。导演说的很好,将老人当成亲人,可是我还是担心,媒体的力量是难以想象难以控制的,一方面我们利用它,盼望能唤醒更多人,一方面又关不住它,只能任它横冲直撞。伤害或多或少,但是避无可避。希望是我杞人忧天。但不管怎么说,如何在保护老人的同时唤起重视,这是次实践和尝试。谢谢所有参与人员。

有时希望自己学些心理学,有时则希望自己于此道极不在行,比如看这部电影时——不想去分析什么,排斥任何可能的专业的思维代入 ,只是作为一个人,去听,去看,去让情感战胜理智。

死生亦大矣。
这么重的东西,恕我拙笔,只能轻轻放下。

感谢同学拉我出来看这部电影,不然因为我的懒癌很有可能就错过了。

ps.可能是句题外话,我发现中文字幕几乎没有标点(在我所看到的范围内),而英语字幕则“生动”许多,不仅标点齐全,而有些翻译结合中文看来更有韵味,譬如,将“老人”译为“elderly  lady”。恕我狭隘,乍一看到这两个单词,我想到的是诸如伊丽莎白二世的所谓“体面”的老太太。但一位精神上的绅士或淑女不该只看到这样的“elderly lady”,一切的老太太,无论是否“体面”,都应有被称为“elderly lady”的权利。制作组有心了。